做不做造口保护吻合口的原因的利弊分析

直肠癌手术有些医生做临时造口保护吻合口,有些医生不做造口保护吻合口的原因的利弊分析

第一节  每个肛肠外科医生师承的手术习惯不一样,所以手术方式也就不一样,不做吻合口保护的医生的理由和原因大概如下;

手术是否做临时造口去保护吻合口日后再回纳,是做肠癌手术肛肠医生的手术习惯,有些医生干脆点直接不做小肠造口保护,直接吻合之后控制饮食,输营养液,让患者不要产生太多大便,让患者刚吻合的吻合口术后直接面对少量通过的稀便或便水,只要吻合口不漏,这种手术方法能够帮患者省掉一个做小肠造口和一个回纳手术。

这些手术流派的医生理由是,做临时造口并不能减少吻合口瘘的概率,做临时造口保护要多做造口和数月后回纳的两个小手术;而习惯不做临时造口的肠癌手术医生经常会遇到这类术后吻合口漏的患者,他们自己也总结了一套应付吻合口漏的输营养液减少大便、导流口监察导流物质是否含大便监察吻合口漏的应变补救措施,对术后导流管含便水的患者实施一系列吻合口漏的补救手段也比较纯熟,最终都能够让吻合口漏自己长好。但是,不做临时造口保护术后吻合口的医生这种手术模式,患者术后起码半个月不能够正常饮食,严重影响患者术后身体的恢复,对患者放化疗的耐受力产生负面影响;比较严重的是万一吻合口漏患者长时间不能够正常饮食,对患者术后身体指标恢复的影响严重,进而影响肠癌后续放化疗补救治疗,理论上又间接影响到患者的复发转移概率。但是,这些负面因素似乎不在这些肿瘤外科医生的考虑之列,他们强调的是给患者省掉了两个小手术。

我个人的感觉是,给患者手术的专家医生做这种不做吻合口保护的手术很纯熟,吻合口漏的处理技术比较熟悉;患者病情比较轻,术后化疗强度小,不是低位直肠癌,术后不需要放疗、身体比较好的患者,吻合口漏的概率会比较少,万一吻合口漏医生补救措施比较及时,对后续治疗的影响也比较小。符合上述这些条件的患者不做临时造口保护手术的值博率高一些。

第二节 习惯做造口保护吻合口的医生,也有他们稳妥做吻合口保护的理由,其理由大致如下。

而习惯做临时造口保护的医生理由是,做临时造口虽然不能够减少吻合口瘘的概率,但是,因为术后大便已经由回肠临时造口排出了,这有利于吻合口在适合吻合的环境下吻合和恢复肛门功能,术后化疗导致的腹泻患者也不会感到腹泻肛门和吻合口的辛苦,只是回肠喷出没有消化食物的便水,吻合口不会在腹泻的肠道激烈蠕动中拉扯出血,导致吻合口炎和肛门的炎症迟迟不能够恢复正常。而因为有造口保护轻微的吻合口漏有环境慢慢长好,也可以避免万一(其实概率很高)吻合口瘘了,大便从吻合口漏的地方进入盆腔就是一场灾难。

不做临时造口保护的患者,就是不吻合口漏也大大的推迟了正常吃饭的宝贵时间月半个月,对术后只有一个月身体恢复时间的患者来说,不做造口保护的患者一般半个月不能够正常饮食,只能够挂营养液,对患者术后的身体各种血指标的恢复非常不利;有些医生让患者半个月出院还医嘱注意饮食,通常患者和家属还要吃半个月流食,患者基本缺少术后的正常饮食调养身体的恢复时间,这个会严重影响患者在术后接受放化疗疗程的耐受力!而不幸吻合口漏了,不能够正常吃饭的时间还得延长,每天抽掉流入盆腔的便水,防止盆腔受感染发炎,让吻合口漏慢慢自己长好,但是吻合口漏自己长好又需要很好的营养才能长得快,而患者却不能够正常饮食,而吻合口漏患者通常吻合口自己长好之后,通常超过术后一个月的放化疗开始时间了,要是盆腔发炎了或还引起其它的并发症了,对患者的身体摧残的程度就更加厉害,患者术后放化疗期就得大大的往后推移了,甚至有患者引发盆腔发炎和其它的并发症的;对年纪大、身体弱、病情重的患者来说,不做临时造口保护,一旦发现吻合口漏,无疑就是一场灾难(主张做造口保护的肛肠外科医生原话)这种身体和病情的患者比较适合做临时造口保护。

第三节  两种术式各有优缺点,患者和家属要根据自己的病情和身体情况选择适合你的术式和擅长这种术式的手术医生。

关键是给患者做肠癌根治手术的医生,他自己习惯做那种手术方式,他习惯做的手术方式他就比较熟练把握性就大,也能够处理这种术式的一些突发性的意外事情。综合上述的分析,我认为患者要是病情比较严重,肿瘤位置比较低,手术难度比较大,患者的年龄比较大,身体又比较弱,那么同样学历、经历和手术经验两个医生,你应该选择习惯做造口保护的那个医生手术。

而反过来,患者的肿瘤处于距离肛门7公分以上,术前分期属于大概率2期和3期之间,手术比较简单,吻合比较容易,出现吻合口漏的概率比较低,而患者比较年轻、身体指标比较好,能够承受万一肛瘘引起的不能够正常饮食的身体消耗,你的身体素质也可以扛过去术后一个月开始的化疗疗程,那么,我认为你应该选择习惯不做造口保护吻合口的医生做手术。而千万不要勉强要求不习惯做造口的医生做造口保护手术,也别难为习惯做造口保护的手术医生做不做造口保护的手术,那样,万一吻合口漏时,这种医生就会因为缺乏应变经验而手忙脚乱,吃亏的是患者和家属。

第四节  一个病房住着三个吻合口漏患者的情景给我的印象深刻,吻合口漏不是一个概率很低的风险,患者和家属要有所考量选择适合自己的手术医生

去年,某省会城市**山医院的一个医生病房同时有三个吻合口漏的患者住一起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这个医院的医生诊疗肠癌的专业技术连一般地级市三甲医院都不如!一个患者还导致盆腔发炎,患者连续发烧;一个吻合口像耳朵一样畸形生长,狭窄(报告原话)!一个叫出院回家调养,让吻合口自己长好了再来医院做后续的放化疗疗程;三个患者先后加群,三个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体重急速减轻,三个患者的血常规报告血指标都因为长时间禁食的原因都非常差,我当时感觉这种身体指标要是术后一个月就开始放化疗的话,最多做四次奥沙利铂+卡倍他滨片疗程之后,就会因为身体指标不合格而被化疗医生停止化疗疗程的!

   所以,吻合口漏它不是一个概率很低很低的医疗意外事件,特别是在不专业的医院由不专业的医生手术的患者,肠癌手术特别是超低位直肠癌手术有吻合口漏的风险,患者和家属必须心中有数,术前跟手术医生做深入的沟通,有备无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